2012/12/07 in 新加坡 Singapura

 

兩耳帶著耳機,聽著音樂,口中哼唱,因為爸爸的關係,總是在手機裡下載一些,中文歌曲,豐富的旋律,情感深厚的歌詞,真是蠻好聽的,雖然是些老歌曲

 

提早一天前來新加坡室內體育場,監督施工進度,坐在場內,觀眾席的階梯上,耳機那頭傳來當愛已成往的旋律

 

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風雨

縱然記憶抹不去 愛與恨都還在心裡

真的要斷了過去 讓明天好好繼續⋯⋯⋯

 

閉著眼,口中哼著歌曲,歌詞中沈重的心思緩緩湧上心頭,已經都過半年多了,但還是會想起一些不愉快的過去

 

將要前去舞台前彩排的珍基,像往常一樣先繞到台前,表演前從台下往台上看這樣的習慣一直存在,走到觀眾席的珍基,耳邊傳來輕柔溫暖的歌聲,是?誰?在黑暗中漆黑一片的觀眾席,透著微光想認真看清她的臉龐,是她,是那讓自己感到一絲動心的女孩

 

他聽著那磁性又感性的聲音,雖然不知道歌詞是什麼意思,但旋律裡帶著悲傷,在黑暗中,隱約看著女孩的眼淚,從眼角滑落,她哭了嗎?他猶豫一會,是否走進她的身邊,是的,他走了過去,輕緩的腳步,讓沈浸在悲傷歌曲的她沒有察覺,他走到她面前遞給了她一張紙巾,沒有任何話語,只有動作上的交流,她抬頭望著,是你,那⋯讓人悸動的男孩,她抽走他手裡的紙巾,擦拭著兩旁的淚滴,她微笑的看著他

 

「謝謝。」悸動又心動的情感,再次在兩人內心又畫上一筆符號,那是愛嗎?

 

 

 

「怎麼又剛好遇見你了?」

「是啊,總是像說好的一樣」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「一個人?在這做什麼?聽歌?哼歌?」珍基看著蔓芯,雖然沒有光線但還是可看清臉上的表情

 

「來工作,在這休息一下,聽聽喜歡的音樂,要聽嗎?」蔓芯拔起左耳的耳機,遞給珍基,珍基也沒猶豫的接過,將耳機塞入耳中,輕鬆自在的坐在身旁

 

「這是中文歌曲,我爸爸喜歡,小時候常聽,歌詞你應該聽不懂,但旋律很好聽又動人。」珍基安靜的聽了一會,口中也自然的哼出旋律,珍基溫暖又溫柔的哼唱

 

「你唱的真好聽,這首歌好聽嗎?」

 

「還不錯,雖然不懂,但應該是悲傷的歌詞,妳剛剛怎麼哭了?」蔓芯只是笑而不答,眼睛裡透露著一絲悲傷,但嘴角已掛上笑容

 

「我工作囉!你演唱會加油喔~」溫柔的拔掉珍基左耳上的耳機

 

蔓芯從容的腳步,走到舞台前,突然一陣暈眩的差點站不穩,她趕緊扶著欄杆,好暈,不舒服的感受,不斷的湧上,蔓芯不穩的蹲下身軀

 

準備回台上的珍基,跟在蔓芯身後「妳還好嗎?」珍基溫柔的蹲下查看蔓芯的狀況「沒事⋯。」蔓芯微笑的看向珍基,她努力起了身子趕緊離開那,因為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難受的樣子「妳小心點⋯。」尤其是他,那個讓自己有些動心的男孩,溫流,李珍基⋯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Now 2018

 

嘴唇上還殘留著妳的香氣,走回休息室「哥,差不多要錄下一首歌了,姐,先回去了嗎?」珍基呆了幾秒才回答「什麼?」

 

「哥啊,你又恍神了,姐姐應該有給哥強心劑才對。」基范用手肘推推珍基

「芯,她先回去⋯。」珍基拿起桌上的水瓶,一口氣喝完整瓶水

 

珍基調整了自己的心情,畢竟還要上台表演,他集中精神,拍拍自己臉頰

 

「哥你是多渴啊?!整瓶一分鐘喝光。」珉豪瞪大眼看著,邊驚訝邊調侃

 

「大概是剛剛太火熱了,XDDD。」

 

「崔珉豪⋯⋯⋯。」珍基用手擦去嘴邊殘留的水痕,無奈的喊著弟弟的名字= =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本來想留下來看完錄製才離開,但頭暈的感受一直無法好轉,只好先回家裡休息了,晚點再跟珍基說吧!他正在工作

 

絕對不能吵到他!

 

再三告訴自己,不能倒擾到珍基

 

回到家的蔓芯,從抽屜拿出一整袋的藥品,長時間,蔓芯受著頭暈、頭痛之苦,唉⋯這些可惡的藥,真的不想依賴這些,但頭真的快炸開了,吃了藥的蔓芯,躺在床上的她,依舊是痛苦暈眩,想著今天不能為心愛的他加油打氣,心中感到失落,對不起,珍基,希望我明天好點,在台下給你打氣,不舒服的感受,好像一直無法好轉,手機裡的訊息一直不斷響著,但蔓芯卻難受得怎麼也讀不了

 

奇怪這女孩怎麼都沒回,離開電視台之後,就沒傳訊息來了,珍基以為她會在台下看著他的演出,但好像沒看到,是出了什麼事嗎?晚點還有電台節目,也沒辦法去看她,安蔓芯,妳趕緊回我吧!不然我會很不安的

 

「哥,你怎樣,從剛剛就怪怪的,姐今天是來對了,真的好好吃,哥真的太有口福了。」珉豪在車內後座,滑手機

 

「珉豪,我⋯,沒事。」珍基欲言又止

「哥,就剩一個節目,忍忍吧!想奔去姐家嗎?」基范閉著眼休息口中問著

「不是,我⋯只是想去確認一下,因為⋯她都沒回訊息,有點擔心。」

「大概在忙工作吧!下節目再給姐打電話吧~」

珍基心裡還是充滿著不安與擔心,但工作為重,不能影響到大家,只好將這件事先擱在一旁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午夜時分 

已慢慢入睡的蔓芯,蒼白的臉色,因為無法忍受疼痛,而痛苦的流著淚,很少這麼嚴重的,以前頂多吃個藥會緩和許多,但這次,藥,好像沒起任何作用,緊閉雙眼,雖然很想打電話聯絡珍基,但怕這樣的自己讓愛人擔心

 

「哥,麻煩帶我到這,謝謝。」珍基給經紀人看了地圖,是蔓芯的住處,下了最後一個節目,經紀人載著他們回宿舍休息

 

「明天10點要到KBS所以⋯。」

 

「知道,謝謝,哥。」

 

「珍基哥,你不用擔心啦!姐她應該只是在忙工作,沒什麼事啦!」

 

「我知道,那你們休息,我先去囉~」

已到蔓芯家的珍基,像平常一樣按著密碼,解開門鎖,屋裡一片漆黑,也一片混亂

 

「芯,妳怎麼了?」珍基有些搞不清楚狀況,但知道蔓芯平安的在住處就好,蔓芯聽見珍基溫暖的呼喊自己「珍⋯基⋯。」珍基走到床邊緊握著我的手,看著蔓芯無血絲的臉龐

 

「妳怎麼了?不舒服嗎?自從離開電視台到現在,妳都一直這樣嗎?」珍基把蔓芯緊緊的抓往他懷中,輕撫著我的臉,溫柔擦拭臉上淚痕

 

「怎麼哭了?」

 

「你來啦~珍基,我真的⋯好不舒服。」突然間蔓芯毫無顧忌的大哭,瓦解的心情湧上心頭,身體的不適加上無法及時讓愛人知道,只能忍耐的蔓芯,肆無忌憚的流著淚,心慌的珍基只能緊緊抱著安慰

 

「怎麼了?不要嚇我,我在這啦~嗯⋯。」蔓芯雙手緊抓環抱珍基「你怎麼現在才來,我需要你,你都不在。」其實蔓芯並沒有責怪珍基,只是累了,想從愛人那得到溫熱的依靠

 

「對不起,是我不好,不要哭,恩⋯妳這樣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很痛嗎?要不要去醫院。」蔓芯瑤著頭,珍基右手撫著蔓芯的髮後,珍基讓蔓芯靠在自己右肩,流著淚,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

 

「看妳早上就怪怪的,就一直擔心妳有沒有平安到家。」

 

「先躺好,幫妳弄杯熱水,妳吃了很多藥嗎?看妳桌上灑了好幾顆。」珍基貼心的調整了枕頭的位置

 

「妳都沒接電話,我真的快擔心死了,工作又無法抽身,到這個時間點才有辦法來。」珍基把熱水壺倒滿水,加熱著

 

「沒關係的,我知道你工作為重,這老毛病,你應該也知道,以前也發生過,只是這次好像比較嚴重。」珍基回到床邊讓蔓芯倚靠在自己胸前,仔細看著愛人的臉龐,憔悴的臉色,珍基看了心疼

 

「芯,妳嘴唇怎麼都裂了。」珍基指尖輕碰著蔓芯的下唇「很痛吧!恩?!我幫妳擦藥膏,別讓傷口再裂了。」珍基稍移位置,從包裡找到藥膏,因為他嘴唇也常乾裂,所以包裡都會準備

 

「妳閉上眼睛,休息,不去醫院可以齁。」珍基利用指尖在蔓芯唇上塗抹著藥「嗯⋯⋯沒事,對不起,珍基,你這麼累,還要照顧我。」雖然閉著眼,但還是可以清楚確認的摸上愛人的臉龐

 

「只要妳好好的就好了,我不在乎身體的疲憊,妳先睡,我去洗洗,等我一下。」珍基溫暖的手覆在蔓芯的手上,心疼得撫慰著「恩⋯知道了。」

 

整夜珍基沒什麼休息,只是抱著我,閉上眼,安撫,直到太陽將升起,珍基才有好好睡一下,還好當初我接受了這個男人,不斷的拒絕,不斷的推遠,但他還是一直在我身邊,真的好喜歡眼前這個男人,時間如果能停留在此刻該有多好,李珍基,是誰把你帶到我身邊

 

靠近的兩人,鼻子已碰到彼此,睜開眼,迷人的五官,俊俏的臉龐「真可愛。」輕碰著高挺的鼻子,迷濛的眼皮,濃密的眉毛「短短的鬍子都跑出來了。」豐厚的嘴唇「這裡是我的。」那麼近的看著珍基,真的好幸福好害羞

 

珍基已感受到蔓芯已醒,他伸出左手,將手放在蔓芯腰間,拉往自己,貼上身軀「珍基⋯。」

 

「醒了?!好點嗎?恩⋯。」

 

「恩⋯好多了,珍基⋯抱抱我。」

珍基雙手展開緊抱蔓芯

「謝謝你⋯。」

 

 

 

 

為你帶上一頂黑色的漁夫帽「去吧!今天也加油喔~」親愛的珍基,因為你我才感到幸福,今天的你雖然臉上充滿疲憊,但粉色的條紋襯衫加上黑灰色長褲,看起來依舊帥氣,謝謝你,珍基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溫熱的愛不知從何時已埋藏在你我心中

或許在那時 

或許在更早之前

又或許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

 

一年後的冬天

你唱了當時哼唱的歌曲

 

因為我仍有夢

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

總是容易被往事打動 總是為了你心痛⋯⋯

 

迷人又柔情的聲音 依舊迴盪在我心頭

 

 

 

#SHINee#李珍基#溫流#SHINee小說#BG文#金鐘鉉#金基范#Key#崔珉豪#李泰民

 

第六回 I SAY   待續⋯⋯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蔓聲細語 的頭像
蔓聲細語

蔓聲細語的部落格

蔓聲細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