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往左邊再調一點大概15度左右,好可以,開燈確認一下位置。」女孩專注的在工作上,在工作上的她,少話,嚴肅,專心,有人與她搭話也只是笑而不答「不好意思,可以麻煩SHINee 成員們走位一下嗎?現場燈光部分需要確認一下。」蔓芯與經紀公司的人員溝通著,流利的說著韓文,讓聽見他們對話的珍基感到不可思議,這女孩是韓國人?但我們來好幾天了,完全沒聽過她說一句韓文

 

 

「好啦!站左邊一點,好⋯走⋯走⋯走⋯停,然後這裡開始動作。」SHINee認真的在舞台上彩排著,雖然已出道好幾年,但每一次的表演,還是必須再三確認與彩排,這樣才是完美的SHINee「好,可以囉~辛苦了,燈光的部分確認沒問題,舞台大致上沒什麼問題了,還有問題再麻煩告訴我,謝謝各位。」自信的女孩蔓芯,職場上的她,充滿著距離,不太有笑容的她,也有碎弱的一面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順利的完成東京場第一週表演的SHINee們「走~聚餐去吧!今天超順利的。」鐘鉉開心的揮動著手,珍基笑容回應「對啊⋯。」不准喝太多,你們幾個,明天還要錄音。經紀人哥哥再三叮嚀「是⋯。」

 

大家走進一間日本名氣燒烤店「嗯~那不是舞台設計的姐姐嗎?」眼尖的泰民在餐廳裡看到,一起工作的蔓芯「是啊,好像跟男朋友一起吃飯的樣子。」基范看了一眼,珍基安靜的走過,鐘鉉則是有點留意的看了一下用餐的蔓芯,珉豪則是急忙想點餐因為他餓昏了XD

 

「麻煩幫我們安排包廂的位置,謝謝。」珍基領頭跟店員說明,這時用餐區突然有吵雜的爭吵聲「你這個笨蛋,我是多辛苦的在維持這段感情,外面有女人是吧?!你這個該死的壞男人,再見。」原來是蔓芯,雙眼流著淚,大聲的斥責眼前的男人,拿起桌上水杯,向那無情的男人,狠狠的潑上水,蔓芯的內心沒有因為那杯水而冷靜,滿是眼淚的她衝向店門外,在門口不經意的撞上鐘鉉「對不起,抱歉。」她掩面,嗚著嘴,低頭的跑出門外,外頭下著大雨,無情的雨不斷的打在她的身上,真的好痛,是心痛,她不斷的奔跑直到累了才慢慢停下腳步,但不曉得已跑了多遠,雨依舊滂沱,全身溼透,身體感到越來越寒冷,不斷的顫抖著

 

鐘鉉則有些在意的跟著出去「你們先吃,我去看一下。」鐘鉉撐著傘,左顧右盼,這女孩也跑太快,不管應該是這邊,他沿路尋找,她的身影,卻都沒看到,直到前方的公園,看著一個小小的身軀蹲坐在那,那是?!應該就是她了,鐘鉉走近她「妳還好嗎?」蔓芯緩緩的抬起頭,迷濛的「是誰?」蔓芯已呈現有些昏暈的狀態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「鐘鉉哥是跑去哪?也太久了吧!飯都沒吃就跑了出來。」珉豪大概已經吃第三碗飯了「我打個電話給鐘鉉吧!他這樣突然跑出去⋯。」珍基拿起放在口袋的手機,撥打著鐘鉉的號碼,嘟⋯嘟⋯卡洽「哥,出來幫我一下。」一頭霧水的珍基「什麼外面?金鐘鉉你跑去哪了?」「哥,就餐廳外面,你出來就對了。」珍基掛了電話後就走出包廂外往門口走「我出去看一下。」

 

一頭霧水的跑到餐廳外,看到金鐘鉉身邊靠著一位女孩子,但看不出來是誰「發生什麼事?鐘鉉,她是?」鐘鉉讓女孩靠著自己「就那個女孩,我剛剛跟上她,就已看到倒在路邊,只能把她背回來了,全身都濕了,應該很冷。」「那現在是?要把她送回家嗎?還是?」「哥,先背她進去吧,她全身發冷,等她醒來,再看怎麼處理。」珍基一把將她背上,背到他們用餐的包廂,金基范差點把嘴裡的食物給噴出來「老頭,這是怎麼回事?!」珍基將蔓芯移置椅子上「鐘鉉把她帶回來的。」基范在身旁的包裡翻阿翻「蛤⋯,她怎麼全身濕?我這的毛巾給她擦。」全部的人都互相瞄了一眼「我去請店員幫忙。」基范走出包廂外,麻煩女店員幫忙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過了一會,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,蔓芯由女店員的幫忙,從包廂外敲門走了進來「不好意思,麻煩到你們了。」蔓芯90度得彎腰「妳好點了嗎?」溫暖的鐘鉉,走向前詢問「好多了,謝謝你,鐘鉉。」蔓芯微笑的臉龐,讓鐘鉉有了些不同的感覺「那我先離開了,下週我們會再見面吧~到時再見。」蔓芯轉身的離開包廂,突然間一陣暈眩,身體不自覺的無力,珍基剛好走進包廂「我結好帳,該走了。」將要倒下的瞬間,珍基抱住了她「還好嗎?」右手扶著她的腰,真是纖細的身形「不好意思⋯。」蔓芯趕緊推離珍基「麻煩到你們了,我先離開了。」蔓芯匆匆離去,手腕上的手鍊掉了,也沒發現「欸⋯等等。」珍基撿起手鍊「這⋯妳的⋯。」蔓芯跑的飛快轉眼間已沒看的人影

 

珍基只好把它默默的收進包包裡,只好下次工作時再拿給她了,就這樣的過了好幾天,珍基已完全忘記那條手鍊的事情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

一個星期後,蔓芯並沒有出現,她向公司請了長假,一個人默默的養傷「今天怎麼沒看到那個姐姐?」泰民滿是疑問的問著「不曉得,或許養傷去了吧!畢竟好像傷的很重。」基范遊刃的回答「哥好像很懂欸~」泰民彎曲手肘敲敲基范「才沒有好嗎?」基范經典白眼又現身

 

鐘鉉則是默默的前去詢問了,負責舞台設計的工作人員「不好意思,想請問你們,之前都會來負責指揮的那個女孩怎麼這兩天都沒看到她?」「喔~你說誰?安經理嗎?」鐘鉉心想,她姓安嗎?「好像是,她人呢?」「安小姐最近身體不太好,跟公司請了長假,也不曉得何時可以復工。」「謝謝你喔~」鐘鉉內心有些擔心那女孩,生病了,應該是那天冷到了

 

自從上次與那女孩,那樣分開後,鐘鉉就開始有些掛心,心神不寧「鐘鉉,準備要上台囉!」珍基在旁提醒著,但鐘鉉好像想事情想得出神「欸~鐘鉉。」「幹嘛那麼大聲,我耳朵要壞了。」鐘鉉摀著雙耳「我叫了你好幾次你都沒回應。」珍基彆著嘴瞇著眼「是嗎?!大概是我在想事情,沒聽見。」「好吧~大概再10分鐘調整一下。」珍基拍拍鐘鉉的肩膀

 

連續2天的表演,東京場,又順利的完成了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二個月後⋯⋯⋯⋯正執酷暑的8月

 

珍基整理著包,準備前往今天表演的場地東京巨蛋「這是?」珍基從包包裡,拿出一條手鍊「對了,是她的,我完全忘記了。」珍基完全被自己打敗了,記憶實在是太好了,傻眼,人家不一定找得很著急,希望今天在表演場可以遇到她

 

在表演場已待半天,總沒看見那女孩的身影,或許沒來吧?!還在休息?珍基詢問著架設舞台的人員「請問⋯你們的上司有來嗎?」「又是問安經理嗎?剛剛也有一個帥帥的男生來問,她說今天晚點來,她剛復工,很多事要忙。」「好,謝謝你,你們繼續忙,辛苦了。」珍基禮貌的點著頭

 

帥帥的男生,誰啊?那女孩好像蠻受歡迎的,確實蠻漂亮的,手上的鍊子甩啊甩,遇到她再還給她吧!

 

珍基走往舞台後方,看到那女孩與利特哥在說話「利特哥,好久不見了。」熟識的兩人「蔓芯,2年沒看見妳了,妳瘦了,最近在忙什麼?」蔓芯笑眼「沒有啦!當空中飛人,在東京、首爾兩地跑,今天希澈哥有來嗎?」以前偷偷喜歡過希澈的蔓芯「安蔓芯妳傻啦~希澈去年就去當兵了。」瞬間醒悟「對吼~我忘了,真的忙到我都傻了。」蔓芯看著手機訊息「哥,我先忙,有時間我們再約吃個飯,掰啦~哥哥今天加油。」

 

經過一段時間休息的蔓芯,比起之前更加清瘦,一身合身西裝小外套配上窄筒直褲,加有點跟的鞋子,讓整體感更有氣質

 

 

看著蔓芯慢慢的走向自己「那個⋯。」「有事嗎?溫流。」拿出放在手心的手鍊「這個還給妳,上次在餐廳,妳把它遺漏在那了。」蔓芯看了一眼,臉色變的不太好「這個我⋯不要了,你幫我把它丟了吧。」珍基玩味的看著鍊子「妳不要了?還蠻美的啊。」蔓芯臉色一沉「這東西已不適合我了,麻煩幫我丟掉它。」珍基這傻瓜,還是不懂,為啥要丟掉這昂貴的東西「妳真的不要囉~好可惜。」「我說不要就是不要,幹嘛一直重複。」突然間蔓芯眼眶有些泛淚很生氣地,她拿起珍基手上的鍊子,往場地外一扔,氣著丟完就離開,留下珍基一個人看著鍊子,掉在觀眾台上,她幹嘛這麼生氣,難道說⋯,我真的是笨蛋⋯⋯李珍基真的好笨

 

 

一條手鍊牽起了你我的緣分

雖然那是個討厭的回憶

但也因為這樣將我們鍊在一起

 

 

第四回  兩個男人 待續⋯⋯

 

 

#李珍基#SHINee小說#溫流#BG文#現實文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蔓聲細語 的頭像
蔓聲細語

蔓聲細語的部落格

蔓聲細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